李弈琛

马可李易峰任嘉伦徐海乔陈伟霆张铭恩,专注国剧三十年。

【厉景】莫名其妙被偷走的二十年(番外一)

作者有话说:番外一为 厉景小段子三个,灵感来源于本人和基友的脑洞,如无意外,都会在原文出现并且扩充。有情敌出没注意。

1.
员工A:“嘿……我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昨天下班途经希尔顿的时候,居然看见了厉总的劳斯莱斯停在门口!你猜猜和他一起下车的是谁?”
员工B:“切,这还用猜吗?肯定是封总啊!哎哟喂,只要一想到厉总牵着封总的小手一起走进希尔顿的唯美画面……我都激动得想翘班回家看耽美文了!”
员工A:“嘘……小声点啦,和厉总一起下车的那个人可不是封总!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噢!那个人是……Medea的顾总!”
员工B:“……wait a minute,你真的没有在逗我?”
员工A:“我告诉你,你还真别不信,我骗你的话厉总会给我加工资吗?事实上我不仅看见厉总和顾总一起从车上下来,我耐不住好奇心悄悄跟上去的时候,还看见厉总给顾总夹菜了……两个人显得特别亲密!”
员工B:“……这不能吧,据我观察,封总明明圣眷正浓啊!而且最近才戴在手上的戒指肯定也是厉总给买的,都那么大个字母L刻在上面了!反正我不信你说的,封总那么有魅力,厉总和顾总之间不可能有什么,难道是应酬之类的?毕竟Medea跟我们公司经常合作……两个董事长一起吃吃饭商量一下工作也是有可能的! ”
员工A:“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封总那么有本事,肯定把厉总吃得死死的!哎呀,午休时间过了,得赶紧回去工作啦!”

2.
借着喝咖啡的动作,封景终于抬起头来正面打量眼前西装革履的俊美男人,傲然视线穿过袅袅升腾的热气骤然射向坐在对面的顾天成。放下咖啡杯的同时左手中指恰好转至顾天成眼皮子底下,那枚印刻着大写字母L的简约款对戒就这么闯进了眼帘。毫不突兀,在灯光的映射之下甚至还分外耀眼。封景唇角一勾,露出一个礼节性十足的微笑,那双妖冶动人的凤眸此刻却满含冷意,颇有笑里藏刀的意味。
“顾总,我是封景,久仰大名。”
敢从狐狸的爪子底下抢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3.
厉睿不喜欢过度关注云修的封景,更不喜欢这个叫做云修的小艺人,云修总是在封景和自己二人世界的时候出状况,这不是搞事是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破坏老板的好事,到底还想不想在ESE呆了?而眼下他必须得阻止因为云修海鲜过敏而紧张起来的封景,一甩手扔下手里的策划案,不待人反应直接长臂一伸把封景强拉进怀。一贯冷厉的声线音量骤升好几度,迫不及待向心爱之人展露独属于十八岁年轻人的浓浓委屈。
“不许去!”
封景挣扎无果索性放弃,他皱了皱眉头复又舒展开来,精致姣好的面容似笑非笑,语调慵懒低声调侃。
“怎么,云修可是你的摇钱树,若是他出了什么状况,花样延迟拍摄事小,ESE的经济损失可不小。厉睿,收收你的少年意气。因小失大不是你的风格,至少不是ESE董事长的风格。”
厉睿闻言顿时松手,虽然现在心理年龄只有十八岁,但是无论如何也得保持住一贯的作风。然后他猛地低头在封景的后颈处狠狠啄了一口。
“我已经做好了标记,你去接云修吧。”
那道红痕不仅明显,还格外暧昧,与封景手上的对戒相互配合,更容易让人想入非非。思及此处,封景怒了。
“……厉睿,你属狗的吗?”
始作俑者已经重新拿起了那份被遗忘的策划案,一面气定神闲地翻看,一面理直气壮地回敬。
“不,我属狼。”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