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弈琛

黄子韬老缠粉,专注国剧欧美小说动漫三十年。

【厉景性转】唯独是你不可取替

Chapter1 MK酒吧
  夜色正浓,星光正亮,不夜之城终于开始褪去白天的冰冷疏离,向世人们展现国际化大都市独有的风情万种。不过晚上十点整的光景,位于南京路一角的MK酒吧却早已人声鼎沸,五光十色的灯束相互糅合在一起,折射出炫目妖艳的光芒。震耳欲聋的音乐才刚刚停歇,在舞池里搔首弄姿的红男绿女纷纷涌回吧台,弥漫开来的酒精气息逐渐融合在冗杂的人声里,与之合二为一。
  一曲终了,秦楚的耳膜仍是嗡嗡作响,似乎还沉浸在狂野热辣的摇滚乐里。未等她抽离出来,手里就被同行的女伴Sara塞进了一杯颜色艳丽的马天尼,接下来又被强行推到了正在调笑着的人群中。从韩国留学归来不久的秦楚,在Sara眼里就是一只纯情的小白兔,完全找不到方向。而始作俑者则眯起一双探照灯似的碧色双眸,迅速扫过坐在周围的每一个人。突然她的眼睛一亮,热切的视线像是终于发现猎物那般死死定格在吧台前边,再也不愿移开目光。从背影上看,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但是当Sara拉着秦楚走近了看,却差点尖叫出声。天哪,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那该是一个多么帅气的T啊!完完全全走进了心里,在那些常去的les吧都不曾遇到过这样合乎自己审美的人。黑色短发被梳理成一丝不苟的三七分,宛如刀削般轮廓分明的五官,俊朗非凡又不失阴柔之美。仿若黑曜石般的双瞳沉静无波,却又似千尺潭水一样深不可测。樱色薄唇微微抿起,一身平整服帖的黑西装愈发显得身形修长,瘦削的侧影无形中透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骨节分明的手里握着一只老式酒杯,无意间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腕。
  秦楚起初以为Sara着了魔,但当她也看见坐在吧台前边的那人时,心脏却不知不觉开始猛烈跳动起来,甚至连脸颊也红了半边。随后她就被眼冒金光的Sara搡到了一边,又非常不好运地被喧闹的人群挤到了角落。还没来得及喝的马天尼就这样撒了一地,彻底看不清吧台前边的情形了。
  作为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厉睿向来厌恶酒吧的嘈杂氛围。若非多年至交好友Micky的极力邀请,就算是黄埔江水倒流,她也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面前的老式酒杯被重新倒入了尊尼获加蓝方,金棕色酒液随着冰块的惯性晃动不断撞击杯壁,顶尖的苏格兰威士忌独特的馥郁酒香萦绕鼻翼,呈现出别样诱人的美感。然而频繁凑到跟前的女人到底是影响心情的,就像讨人厌的苍蝇,怎么挥都挥不走。尽管心头不舒服,厉睿仍旧不忍放弃杯中佳酿,默默将其饮尽,这才伸出手来用力推开一个劲往自己怀里钻的金发碧眼的女人。薄唇轻启,语气淡然,骤然锐利起来的眼神却令本来胜券在握的Sara不敢再靠近一步。
  “请你让开。”
  Micky眼巴巴地望着厉睿俊逸如斯的侧脸忍不住悠悠长叹,又是一个主动向厉睿投怀送抱的女人。讲道理,要是厉睿天天来,他这家酒吧没准真能变成南京路第一les吧。
  封景点的那杯血腥玛丽已经喝完了,也坐了不下两个小时。她轻轻晃了晃空荡荡的酒杯,准备结账走人。腕表时针显示即将指向十一点整,倘若不是为了躲避那个挨千刀的导演,她也绝对不会放着公司安排的地下室不回,反而跑来这里乱花少的可怜的薪水。况且所在的位置还靠着台球桌,边上挤着一堆顶着杀马特发型的不良青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是让封景没有想到的是,从进门开始,她就被那一群混混给盯上了。为首的混混大喇喇地走到封景面前,不仅挡住了去路,还伸手扳起她的下颔。神色轻佻,嘿嘿笑着,露出一口恶心至极的黄牙。
  “哟,这不是那个不温不火的小演员封景嘛,长得确实不赖,干脆今晚就陪哥哥玩一玩?”
  封景并不急着闪躲,反而巧笑嫣然起来。缓缓眯起的凤眸宛如狐狸一般狡黠,精致姣好的面容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之下越发妩媚动人。
  “如果我说不呢?”
  混混闻言非但不为所动,反倒变本加厉地一伸长臂搂紧了封景的肩头,甚至还低下头往她的颈项猛嗅几口,言语间一点也不打算掩饰自己龌龊的欲望。 

  “美人儿,只要把哥哥伺候舒服了,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你说有没有道理,与其跟那些两面三刀的导演睡,还不如跟哥哥我睡呢是吧......” 

  只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小腹挨了狠狠一记肘击。还没等他开始骂娘,一颗圆润的台球毫不留情地砸中了他的鼻梁骨,鲜红的鼻血顿时从鼻孔里飞流直下,止也止不住。封景正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眼尾上挑,棕褐色的瞳仁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她的手里握着那颗沾了鲜血的台球,血液顺着玉白色的指尖蜿蜒而下,在图案各异的大理石地砖上留下点点猩红。

   “你在找死。” 

  话音刚落,呆愣许久的混混们终于反应过来。领头的混混气得浑身发抖,他嘴里骂着娘,一边从裤兜里抽出一张纸巾捂住仍然在不断往外冒血的鼻孔,一边颤巍巍地抬起手指朝封景所在的方向一指。 

  “妈的,小娘们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给老子上!” 

  封景趁机抬腿踹倒一人,然后转头就往人多的方向跑去。她到底还是一个刚成年不久的女生,虽然会几招防身术,但是也敌不过穷凶极恶的混混们。还没跑两步,却猝不及防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那个怀抱的温度她直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或许是跑得太急了些,她感到有些眩晕,眼前的景象开始影影绰绰。头顶光线昏暗,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只记得那双深沉如海的眼睛。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