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弈琛

马可李易峰任嘉伦徐海乔陈伟霆张铭恩,专注国剧三十年。

【醋坛CP】一个倓俶小甜饼。

*倓儿攻,醋王受。设定为建宁王已经被陛下召回京城重新审理窦如知案件。不管明晚的播出到底会不会有其他处罚,反正在我这里就是洗清冤屈没有处罚,被释放回府邸一切如旧。

经过这次的风波之后,李倓发自内心的体会到了自家府邸的好处。虽然是狗窝,但是好歹比大理寺牢里冰冷似铁的水泥地砖要亲切得多了。以前总是万般嫌弃自己这住处,离王兄的府邸算不上近,离长安城最热闹的集市也是有些距离的,伙食没有王兄府上做得好吃,随从也没有王兄府上伶俐机灵。

以前又怎会料到这次一回府,梳洗完毕之后便霸着那一方床榻不肯撒手,恨不得吃喝全在床上解决算了。直到李俶过来才解决了这一出让建宁王府的下人们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状况。李倓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李俶喂给他的点心,一边凝神打量着王兄俊美如斯的侧脸心里正在盘算着如何开口。

王兄看起来瘦了不少,定是这段时间为自己的事情劳累奔波导致的。如果自己一开始不是一言不发而是全盘托出的话,一定会给王兄省下不少麻烦。可是当初自己的想法却是再怎么样也不能拖累王兄,他身为长子俨然为自己操心太多。朝堂上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看,又怎么可以让他为了救自己而身陷囹圄中了贼人的圈套。

“倓儿,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吃饱了吗?”

似乎是经受不住李倓如此强烈的注视,李俶表面仍旧维持着固有的平静却下意识别过脸去避开了这道在他看来热情无比的视线,只是没想到泛红的耳廓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出卖了他的内心。可是李倓倒是没注意到这一点,他只是觉得他的王兄突然就不看自己了肯定心里还是有怨言的,思来想去只得赶紧使用了撒娇大法。

于是李倓拽着李俶宽大的广袖边就开始晃啊晃,宛如黑曜石般的双眸可怜兮兮地眨了又眨,像极了一只委屈巴巴的大型犬类。

“王兄,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会这样贸然行事了。”

李俶对于弟弟从小耍到大屡试不爽的招数早就司空见惯,虽然每次都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次绝对不能被弟弟的撒娇牵着鼻子走,但是每次都会将此flag推翻成功打脸。不过话又说回来,受不了弟弟的撒娇的确是事实,可是表面上还是可以暂时装作视而不见的。他默不作声地抬了抬手臂甩掉了李倓拽在自己广袖上的指尖,决定暂且不理会李倓,也算是给弟弟一个自我反省的机会。

没想到李倓一时心急之下竟然直接展开双臂从背后环抱住了他的王兄,手臂力道不大足以把人禁锢在怀中,更将下颔毫不顾忌地搁在了李俶的肩头之上。声线也不再像刚才撒娇那般刻意降低,而是如同深渊流水般沉沉道出,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每一个音节都刚正清晰。

“王兄,我发誓,以后不会再拖累你了,我一定会成为你的助力!”

这一番话就像是离弦的箭矢准确命中靶心,彻底打消了李俶满肚子的训诫之语,让他最终只是轻轻地说了四个字便匆匆收场。

“……没大没小。”

其实他有很多话想对自己的弟弟说,不仅是训诫,还有关心,或许更多的是爱和思念。他爱李倓,在派风生衣埋伏在去往剑南的必经之路上准备劫车之前他就想过,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倓儿落入杨国忠手里。哪怕是舍了皇家的地位身份,甚至因此违背圣旨赌上性命,他都在所不惜。

只是这些未尽之语最后都全数淹没在了李倓突如其来的亲吻里,倒也算是说了吧。

从今以后,他不会再让他的倓儿遭受一丝一毫的委屈了。


评论(2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