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弈琛

马可李易峰任嘉伦徐海乔陈伟霆张铭恩,专注国剧三十年。

【醋坛CP】因为四十大板所以不能乱来好伤心。

*倓儿攻,醋王受。背景设定为重新审理窦如知案件建宁王被陛下赏了四十大板之后,还是小甜饼,可能会有点小污(。)没有车,虽然我真的很想写不可描述但是我道行不够,还需要慢慢修行。

重新审理窦如知一案总算洗脱了李倓的嫌疑被投放回府,但是陛下还是赏了他四十大板作为处罚。让他回到府邸之后不得不整日整夜趴在床榻上休养生息,整个后背火烧火燎疼得不行,就连稍稍翻个身都能要了他的命。不过皇爷爷到底还是心疼他这个宝贝孙子的,隔天便差了宫里的太医赶去建宁王府给他医治还送了不少上好的膏药。

李倓经过一段时日的调养倒也好了许多,已经能侧身也能稍稍翻个身了,只可惜还是得继续趴在床上直到后背的伤势完全康复。话又说回来,身体是快要养好了,可是埋藏在心里的相思病却一直在折磨着李倓。这几日他也从下人嘴里得知,李俶为了搜寻证据让陛下重新审理窦如知案件已经不眠不休了好几个日夜,发配剑南的诏书下来的时候依然没有放弃为他求情在殿外长跪不起。每每想到此处,心里的愧疚都会扩大几分,他真的特别后悔初入狱时为何不向他的王兄阐明真相,如今也特别想给他的王兄当面道歉。可是都过好几天了,他的王兄居然还不来看他,让他茶饭不思食不知味。

正当李倓双手抱着软枕趴在床榻上沉浸于思念李俶之时,猝不及防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屁股,顿时疼得他蹙起眉头叫出声来。

“啊!谁啊?!”

“知道疼以后就给我长点记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来。”

清冷却又异常熟悉的声线响彻耳边,让李倓瞬间忘记了疼痛急忙转过头来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盯着走进屋里的李俶。李俶将守在门外的下人遣散以后顺势坐在床榻侧边,目光并未回应李倓而是直视前方,两片薄唇紧抿如同刀锋一般。李倓见李俶仍然不愿意搭理自己,这个角度又实在够不着王兄的袖口,只好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拽了拽李俶的腰封,往日里老爱咋咋呼呼上扬老高的声线也不知不觉低了下去。

“王兄,我知道错了,我都想明白了,我的命要用来守护那些珍视我的人。所以……”

李俶听见弟弟说的这番话不由勾了勾唇角,反问了一句便悠悠转回视线。他这个弟弟每次向他认错的时候都是这副委屈至极的语气,倒显得他是在欺负倓儿一样,要是再绷着脸未免也太得理不饶人了。

“所以什么?”

李倓瞧见李俶的笑容心里自然是大喜过望,欣喜之下一时控制不住力道硬是扯着李俶的腰封不肯撒手,方才可怜兮兮的模样也全然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腆着脸伸手指着脸颊要亲亲的兄控建宁王。

“所以王兄要亲我一下,不,要亲两下,我可想你了……”

李俶没有防备就被李倓突然加大的力道带得身体前倾,只得用手掌撑住床榻才勉强稳住身形。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那样迅速拨开了李倓拽在自己腰封上的手指,一言不发地站起身背对着李倓,犹豫了小片刻才答应了弟弟的要求。

“亲你可以,不许乱来。下午我还要去找皇爷爷。”

李倓正在奇怪他的王兄为何突然背对着自己,却恰好瞅见李俶耳廓边莫名其妙升腾而起的可疑绯红。这才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瞧着王兄精瘦的腰身不禁也害臊起来。同时心里又暗自开始腹诽皇爷爷为何要赏他四十大板,害得他都不能好好抱一抱他的王兄再深入一下感情。

“我……我都这样趴着了还怎么乱来啊王兄,有心无力啊。”

李俶自然是知晓让李倓乱来的后果的,上次和倓儿一同练剑以后原本答应了要陪婼儿出去玩最后也只能耽搁了。如今他的倓儿还趴在床上不能动弹,要是好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闹他。这个倓儿,还不就是仗着自己宠他才敢这么无法无天,偏偏自己还就拿他没辙。想到这里,李俶叹了口气转过身弯下腰在李倓的两侧脸颊上各亲了一下,随后又帮弟弟掖好了被角才离开。

“小祖宗,你先好生休养,我过几日再来看你。”

李倓依依不舍地注视着李俶离开的背影,心里仍有遗憾却还是乐得开花。

虽然现在没办法乱来,但是过几日再乱来也不迟嘛。

反正到时候自己的伤势肯定就全好了,嘿嘿嘿。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