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弈琛

马可李易峰任嘉伦徐海乔陈伟霆张铭恩,专注国剧三十年。

【倓俶】都是糖葫芦惹的祸

*悄悄奉上一份甜到极致的倓俶小甜饼,全文毫无逻辑可言,纯属吐槽欢脱向,不甜不要钱——铁板上钉钉的私设为沈珍珠和慕容林致是一对。


李倓最近特别想证明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既不是证明他是不是真的建宁王,当然也不是证明他是不是太子的亲生儿子,而是为了证明——他的亲亲皇兄,皇爷爷最为疼爱的皇长孙,武艺非凡德才兼备的广平王李俶,对他是有感觉的。不是兄弟之情,而是另外一种更为复杂也更为深刻的感情。

听到这里的沈珍珠悄悄翻了个白眼,这偌大长安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广平王和建宁王一向伉俪情深琴瑟和谐,噢不,是兄弟情深亲密无间。李倓只要一瞧见李俶的身影立马就像一只离弦的箭那般飞扑过去,脸上还是一副大型犬类看见肉骨头的表情,恨不得里里外外把他的皇兄舔个遍。李俶的身手比李倓要好得多,却屡屡都被李倓扑倒在身下,就连反抗也是毫无威慑力的。这一点不禁让长安城百姓纷纷拍手称赞,广平王殿下真的是实力宠弟啊,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被打得半身不遂了吧。所以要说李俶对李倓真的没有除了兄弟之外的感觉,母猪都不会信。放眼天下,谁的哥哥会任由自己的亲弟弟把自己扑倒还乐享其成,而不是直接上手扇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两大耳刮子的?管他谁会,反正安二哥不会。

慕容林致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如此紧张过,被师父责罚的时候没有紧张,被珍珠表白的时候没有紧张,被珍珠拐跑的时候没有紧张。但是现在她居然开始紧张了,济世堂的小神医坐在凉亭里一动也不敢动,全身僵硬地任由李倓给她白皙如玉的腕子套上一条细细的同心结手链。讲道理,还有比这更加不靠谱的主意吗?让她和李倓假扮小情侣秀恩爱?喵喵喵?谁都知道李倓在面对和李俶相关的问题时那是出了名的没脑子,这家伙提出来的馊主意珍珠居然还同意了?慕容林致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冷,她这是在和广平王的良配,最疼爱的弟弟坐在同一个凉亭里十指紧扣,手上还戴着在集市上买来的情侣款同心结手链。如果真的让广平王瞧见了,凭他闷骚到极点的性子,真的不会马上磨剑霍霍向他俩么?答案是肯定的,太阿剑是一把不可多得的绝世好剑,但是她现在并不想欣赏。

李俶在集市上兜兜转转许久才终于下手买了一根糖葫芦,这让跟着他漫无目的闲逛了一个早上的风生衣感到非常欣慰。他的殿下在正常状态下果然还是矜持的,虽然在建宁王殿下面前往往就会忘记了矜持到底是何物。李俶的心情很好,因此他走得比往常都要快,他甚至开始迫不及待想要看见倓儿惊喜的神情。前几日倓儿在他跟前念叨想念糖葫芦的滋味,今日他终于得空出来集市寻到此物。若是让倓儿瞧见,定是十分欣喜的。而紧跟在他身后的风生衣决定默默收回刚才的想法,弟控果然都不是矜持的,特别是殿下这种资深弟控。殿下脸上的笑容啊,灿烂得都快盖过头顶的阳光了。

风生衣心想,如果这个时候建宁王殿下突然出现,那肯定又要闪瞎一大波人了。事实证明,他想的没错。李倓确实闪瞎了一大波人,但却是和慕容林致一起大手拉着小手深情款款。正当他从被闪瞎的迷茫之中恢复过来准备安抚李俶的时候,却发现李俶早已不在身侧。还好他事先早有准备把殿下的佩剑卸了下来,不然全长安城的人民都会再一次受到精神上的冲击。让风生衣和长安城百姓感到欣慰的是,就算处于盛怒之下,李俶也仍然保持着波澜不惊温润如玉的模样,才怪。随着李俶手中的糖葫芦应声落地,风生衣赶紧又巴巴地跟在愤然离去的李俶身后,仔仔细细地检察着殿下的衣着以免沾染糖葫芦的碎屑影响他一贯的帅气形象。大概从明日开始,噢不,从今天午时开始,建宁王疑似另寻新欢,广平王当街怒摔糖葫芦的传闻又会传遍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了。

沈珍珠听见传闻的时候自是笑得直不起腰来,她的太湖小哥哥傲娇起来简直要命,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李倓的这点小伎俩就轻易承认自己对李倓的真正心意。不过今日李俶的拂袖离去,更加坐实了他对于李倓的情意。糖葫芦被李俶摔在地上的时候她是真的心疼,毕竟除了李倓,她自己也是糖葫芦的忠实粉丝。放眼天下,谁的哥哥在看见自己的亲弟弟和小女朋友卿卿我我的时候会负气离去,而不是笑着祝福亲弟弟和他的小女朋友恩恩爱爱的?管他谁不会,反正李俶会。事实再一次证明,虽然李倓的方法蠢了一点,但还算有点成效。不过今日的事情还是让她的宝贝林致受到了惊吓,回去以后可得好好安抚。李倓自然也是兴奋得眉飞色舞就差没有一蹦三尺高,很明显他的亲亲皇兄心里还是在意自己的,看来过不了几日他就可以和他的皇兄互通心意缠缠绵绵了。沈珍珠默默地摇了摇头,林致说得对,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负数。如果李俶是一般傲娇,那么李倓的计策已经成功了。但是问题在于,李俶并不是一般的傲娇,他是傲娇中的战斗机。战斗机是什么?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了。

而受到惊吓的慕容林致返回济世堂看到站在门口的李俶之后,更加觉得生无可恋了,她真的不想欣赏太阿剑的美啊。当她看到摆在眼前的一扎糖葫芦之后,内心简直就是崩溃的,难道广平王还要逼她把这些糖葫芦都吃了不成?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傻太天真。广平王果然是建宁王的亲哥哥,就连整起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在糖葫芦里加几味最苦的强身健体的药材再送给李倓吃?亏他想的出来,厉害了我的广平王殿下。接下来的数日里,林致不得不用自己和珍珠的爱情来对李倓发誓他的味觉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却又不能告诉他是广平王指使的。李倓每天吃着林致送来的加料糖葫芦,心里特别特别苦,也一天比一天更加思念他的皇兄。他的皇兄自从那日撞见他和林致手牵手之后,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他主动去广平王府也都是被风生衣挡在门外。这让他不得不开始怀疑,难道自己费了好几天才想出来的计策真的错了?

这几日下来,不止是李倓,就连风生衣也觉得自己心里很苦。在整了建宁王殿下之后,他的殿下便开始茶饭不思心神不宁,就连睡梦中都还念叨着建宁王殿下的小名。瘦了一圈不说,偏偏还要硬撑着不见建宁王殿下,你们说说,这难道不是自虐吗?害他差点就想直接拍晕李俶,再扛到建宁王府成人之美了。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船到桥头自然直,皇天不负有心人,李倓在连续吃了一个月的加料糖葫芦之后终于忍不住在下朝之后直接在宫门拦下了李俶。

李俶静静地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弟弟,这次却一反常态没有推开,以往在宫中他从来不许倓儿与自己有超过兄弟情谊的亲密举动。不知何时倓儿早已比他高了,模样也完全长开。丰神俊朗肩膀宽厚,虽不再是当初那个整日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奶声奶气叫着皇兄的小孩子,但这心性还是犹如少年那般飞扬洒脱纯真善良。想到这里他不由笑了起来,启唇轻唤一句。

“倓儿。”

李倓呆住了,就连早早打下腹稿背的滚瓜烂熟的绵绵情话也随着眼前人的笑容一并消散。他开始语无伦次起来,眼睫低垂紧紧盯着地面,双手十指茫然无措地搅在一起。

“皇兄...倓儿,倓儿....心悦于你。”

李倓在磕磕巴巴地道出几个在他看来大逆不道的字之后骤然闭上了双眼,他不知道迎来的将会是什么,会是皇兄的拒绝吗?还是皇兄的一巴掌呢?然而几秒钟过后,他只觉得一抹温润又柔软的触感贴上了自己的唇瓣,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轻轻掠过。李俶略显低沉的声线随之响在耳边,如同深山泉水潺潺流动,悦耳动听宛如人间天籁。

“倓儿,皇兄早从少年开始,便对你倾心已久了。”

FIN.


亲吻之后——

“倓儿......你刚才吃了什么?怎么这么苦?”

“......不是皇兄让林致天天给臣弟送糖葫芦吃的吗?不仅强身健体还能忆苦思甜?”

“......”

“诶,诶,皇兄你别走啊!等等臣弟啊臣弟还没亲够呢!”






评论(2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