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弈琛

马可李易峰任嘉伦徐海乔陈伟霆张铭恩,专注国剧三十年。

李倓自戏——只要是皇兄想要的,臣弟没有什么是不能给的。

秦归雁一生都爱醋坛。:

*俶倓向,不逆,不喜勿扰。
*李倓-秦归雁
*ooc致歉,私设李倓并未与慕容林致成婚。
*@李弈琛 前排带上最帅气的但是懒癌晚期的皇兄。

浓稠夜色宛若铺天大网将墨蓝苍穹琳琅星点遮掩殆尽,银白勾月自云团间隙穿行而过倾洒素洁光辉犹如暗流涌动不知疲倦。偌大广平王府一片寂静悄无声息,自己却是辗转难眠杳无睡意,卧房之内的烛火早已熄灭,些许月光从未完全闭合的窗棱流泻入室在地面晕开朦胧光点。

执意留在广平王府过夜绝非一时兴起,只因皇兄不日即将大婚迎娶新皇嫂。婚期将近,诸事繁多,到时候自己若是再想寻借口来过夜,怕是也不太合适。等到皇兄成婚之后,自己便更加没有了日日来寻他的缘由。纵使皇兄再怎么把自己的婚事当成一件必要的差事来处理,也掩盖不了他已有心上人的事实。被他郑重其事挂在书房里的那幅画上的女子,确有沉鱼落雁之姿和闭月羞花之貌,而在提起那名女子之时皇兄脸上陡然浮现的粲然笑意,更是自己以前从未瞧见过的。

回想至此掩在锦被下方的五指蓦然收敛,攥紧成拳力道之大直至修长指节泛起骇然青白,双眼紧闭试图按捺住喷薄而出的纷乱思绪。对自己而言,这种大逆不道的感情本来不该存在,可是自己用尽全力压制却依然收效甚微。自己始终无法只把皇兄当成哥哥来看待,不想见他娶亲,不想见日后他身边多出一个女子相伴的模样,哪怕只是瞧见他与其他女子亲近一二都会心绪不宁。但是自己之于皇兄而言只不过是兄弟情意,是出自同一血脉的亲弟弟罢了,他断断不可能对自己抱有超越兄弟之上的感情,这份本不该有的感情终究只能深藏心底,永远无法暴露出来。

如此一番思虑下来更是没了想要入睡的心情,俊郎面容神色冷凝不复白日在皇兄面前袒露的单纯笑靥颇为自嘲似的勾了勾唇角,眼神放空毫无目的性的转了好几圈终是决意披衣起床。反正左右都是睡不着,出来透透气也好。着意放轻手脚小心翼翼走出卧房避开仆从视线,思绪繁冗影响自身本无心观察四周却未曾料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皇兄的书房门口。即便门窗早已紧闭书房内室却依然亮着,门口没有仆从守候想必定是被皇兄遣回屋里休息去了。

下意识踏上两级石阶微凉指腹触及门扉正欲推门而入,儿时尚且无忧无虑,只不过自己小时候做了噩梦总是喜欢往他的卧房跑,哭着缠着要他和自己同睡一屋,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会答应自己。而现在呢?心底犹豫骤然迸发手指僵直片刻终究还是垂下生生止住动作,这个时候去见皇兄合适吗?见了又该说些什么才好呢?若是被他看出自己心情不佳,又该作何解释才不至于令他生疑?皱眉思索半晌仍是得不出答案,后退两步转身欲走时身体不受控制竟又不由自主往前伸手推开门来。看来……自己心里还是想见皇兄的吧,大不了就什么都不说,哪怕只是驻留原地看他一眼,也是好的。

入眼之处得见案几边还有几本散乱开来的折子,自己心心念念之人此刻正侧首趴在桌角陷入酣睡,眉头紧紧蹙起足以表明直至睡前他仍然在为东宫局势担忧。心头一紧便再也顾不得其他,蹑手蹑脚走上前把折子叠好放回原处,顺手取来他放置一旁的披风轻轻拢上人双肩以免着凉。盘腿坐在桌边仔细端详皇兄安静的睡颜,指尖颤抖着靠近他皱起的眉峰忍不住想要抚平却在距离不过一指之时停止。皇兄是长子,又是皇长孙,不仅父王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朝中又有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看,巴不得揪出他的纰漏来借此拉东宫下马。自己尚且无法成为皇兄的助力替他分担什么,却还怀揣着如此大逆不道的感情。可惜这份情意始终难以抑制,纠结许久一时冲动之下终于启唇将心中所想尽数道出,语速缓慢字字清晰,声线极轻仿若喃喃自语,一方面巴不得这些言语随风而去,却又暗自希冀着有朝一日皇兄能回应自己。皇兄啊,你可知晓倓儿早已对你情根深种,倓儿愿意成为皇兄的助力,只求能为皇兄分担肩头重担。可是倓儿也有私心,还有大逆不道的杂念。倓儿愿意把所有的一切都给皇兄,只盼皇兄不要娶亲。

“皇兄……你可知臣弟早在年幼之时便对你倾心,臣弟自知没有皇兄心思缜密机敏聪慧,不过所有的事情,臣弟都可以学。只要是皇兄想要的,臣弟都可以给。所以皇兄……能不能不要娶亲?”


评论(1)

热度(23)

  1. 李弈琛秦归雁一生都爱醋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