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弈琛

黄子韬老缠粉,半吊子写手,主混国剧。

【厉景】莫名其妙被偷走的二十年(番外三—顾天成篇)

 顾天成番外篇之——我的秘密

时至今日,顾天成很少再想起厉睿,再度想起来的时候也没有了当初那种爱而不得的撕心裂肺。或许是归功于胸腔里这颗“别人”的心脏,亦或许是他从签订手术协定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意要放下这段永远不会有下文的感情。他的换心手术很成功,和未婚妻如期举行了婚礼,Medea的外贸生意也步入佳境。不管事业还是婚姻,他都是绝对的赢家。林嘉琪是个好姑娘,在他胸腔里跳动着的那颗心脏正是她原配未婚夫的心脏。于情于理,他都应该给她一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

曾几何时,他和厉睿之间的感情是他这辈子最难忘也最奢侈的回忆。顾天成爱厉睿,并且爱了很久很久。久到深入肌理,刻进骨髓。他曾经不止一次地认为,他和厉睿是一样的人。他们的家世是多么相似,厉家和顾家都是豪门,都有自相残杀和无休无止的争权夺利。他们的性格又是多么相合,在利益面前从不手软。他们从小就被教导——想要得到想要的东西,只能靠自己的本事,哪怕是去争去抢,哪怕是不择手段。

在酒吧,他被顾荣琛派来的打手逼得退无可退的时候,是厉睿救了他。顾天成呆望着那双犹如潭水般深不可测的黑眸,不知不觉就失了神智。那个永远都是一身黑西装的男人,走起路来无声无息。出手迅猛狠厉招式娴熟,宛若从地狱归来的修罗。只是顾天成没有想到,厉睿竟然会随身携带小熊图案的创可贴。脸上的伤口并不严重。可是当厉睿伸手扳起他的下颔,颇为细心地将创可贴贴在他脸颊上的时候,无意间触碰脸颊的修长指节仿佛也在他的心里悄悄划了一道,留下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些年来,顾天成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和厉睿之间的友情。他不是没有想过更近一步,只是他从一开始就输得彻彻底底。他见过厉睿深爱的那个男人,那个曾经红极一时却心甘情愿为了厉睿退居幕后的王牌经纪人。那个男人叫做封景,不仅才华横溢,骨子里更是透着一股令旁人难以接近的高傲。他曾经觉得很不甘心,他不相信自己有哪里比不上封景的地方。可是事实证明,他终究和封景不同。作为商人,他始终还是自私的,他需要顾虑的东西实在太多。在无法预知输赢的情况下,他终究无法为厉睿做到放弃大好前程,赌上全部身家这种地步。他爱的人,封景比他更爱。他费尽心思劳神劳力才把Medea收回手里,和厉睿之间的关系也只会停留在合作那一层,再无前进的可能。

时间飞逝,纵使是身在国外休养,顾天成也依然能从娱乐新闻里了解到ESE和厉睿的相关消息。亚洲超人气小天王厉逍成功斩获格莱美音乐奖;金柏奖影帝云修携国民女神林萱正式复出,宣布夫妻共同进军好莱坞;封景奔赴巴黎拍戏,新作《与情博弈》包揽华表百花奖重展实力演技,;正确培养艺人的三十八种方法——ESE总裁厉睿独家专访;ESE总裁厉睿的亲生哥哥厉晨上诉失败,被判处无期徒刑......

厉睿在一个月前曾经邀请顾天成去美国参加他和封景的婚礼,以好友的身份。顾天成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通过拍摄视频的方式送上了自己的祝福。新浪微博已经取消了当年专门为暗恋人士设计的“悄悄关注”功能,厉睿的私人微博也已经沦为了记录日常的工具,记录的东西大同小异,一张结婚证,一对婚戒,或者只是一张聊天记录的截图。所记录的东西都是关于两个人,厉睿和封景。这些东西并不有趣,甚至大多数时候都是平淡无奇的,但是顾天成闲暇的时候也会去翻看,以好友的身份。

厉睿的微博最近又更新了一组图片,巴厘岛的风光很美,海阔沙细,确实是一个蜜月旅行的绝佳胜地。那个地方曾经也是我所向往的。也许这就是我们应该有的归宿,也是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应该有的结局。

我心里有一个秘密,是我终于放下了你。


【厉景】莫名其妙被偷走的二十年(番外二—封景篇)

 封景番外篇之——我的秘密

17岁的封景心里有秘密,他想他应该是喜欢厉睿的。那个男人的出现就像是上帝特意安排的一个惊喜,没有打过一声招呼,便轻而易举地在停车场解救了他。

封景喜欢表演,从小就喜欢。他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他更想在银屏之上,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完完全全地展现给观众。他跟所有刚踏入娱乐圈的新人一样,没钱财,没背景。他又跟所有刚踏入娱乐圈的新人不一样,他渴望爬上山顶,却不喜欢走捷径。有人说,上海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城市,娱乐圈亦是你死我活的斗兽场。不管是导演还是经纪人,都不喜欢封景这样的艺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还要装那劳什子的清高。骨头还硬得很,哪怕是睡地下室,备受其他新人的欺凌,没有任何通告,一日三餐得不到保障,都没能让他低头。

直到那一天,他掰断了一位导演给的房卡,然后在对方气急败坏的叫骂声中逃进了地下停车场。封景觉得自己还是弱小的,他终究没办法也没能力与人正面交锋,弱小到只能蜷缩着躲在一辆劳斯莱斯的后面咬牙切齿低声咒骂。

“妈的,老子就算是给猪睡也轮不到你!”

厉睿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那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封景的面前。看着眼前愤愤不平却又无处发泄只能躲在他车后的少年,第一次产生了今晚的酒会或许并不是那么无聊的念头。

“你觉得你几年会红?”

20岁的封景心里有秘密,他爱上了厉睿。为了厉睿,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包括引以为傲的表演事业和大好前途。曾经得到过最佳新人奖的殊荣,曾经见识过山顶的风光,已经足够了。

那个男人就是最好的伯乐,手把手教他如何演戏如何自如收放情绪,不厌其烦地带他去各大剧组试镜,为了让他红起来使尽浑身解数。以至于他在年纪尚轻的时候,就走到了山顶,摇身一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新生代演员。如今,他也应该为厉睿做些什么。

那个男人曾经在他无数次想要放弃的时候,不止一次地对他说过——
“封景,你就是我的事业。只要你红了,我的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可是他红了,厉睿的困难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封景不懂豪门争端,他所做的只是在当红之际退居幕后,为厉睿赌上全部身家。

30岁的封景心里有秘密,他把当年厉睿教给他的都毫无保留地分享给了云修。不破不立,不舍不得。遵从内心,永不放弃。

他是圈内人尽皆知的王牌经纪人,从他手里带出来的艺人不是明星大腕就是当红偶像。到了而立之年,封景觉得有什么东西变了。他曾经觉得计较得失是最愚蠢的行为,为了帮助厉睿打理ESE却把自己打磨得愈发精明,有时候冷漠得仿佛都看不见原来的自己。又觉得有些东西还是没变,在他内心的最深处,仍然埋着那一颗想要表演的种子,那颗种子或许永远不会重新破土,却并不会因此感到后悔。云修之于封景来说,是曾经的他自己。所以他有信心把云修带向山顶,就像当年的厉睿有信心把他带向山顶那样。

其实十几年来,有一个秘密自始至终从未变过——
那就是,我会一直深爱着你。
我首先是你的爱人,其次才是ESE的艺人总监。


【厉景】莫名其妙被偷走的二十年(番外一)

作者有话说:番外一为 厉景小段子三个,灵感来源于本人和基友的脑洞,如无意外,都会在原文出现并且扩充。有情敌出没注意。

1.
员工A:“嘿……我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昨天下班途经希尔顿的时候,居然看见了厉总的劳斯莱斯停在门口!你猜猜和他一起下车的是谁?”
员工B:“切,这还用猜吗?肯定是封总啊!哎哟喂,只要一想到厉总牵着封总的小手一起走进希尔顿的唯美画面……我都激动得想翘班回家看耽美文了!”
员工A:“嘘……小声点啦,和厉总一起下车的那个人可不是封总!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噢!那个人是……Medea的顾总!”
员工B:“……wait a minute,你真的没有在逗我?”
员工A:“我告诉你,你还真别不信,我骗你的话厉总会给我加工资吗?事实上我不仅看见厉总和顾总一起从车上下来,我耐不住好奇心悄悄跟上去的时候,还看见厉总给顾总夹菜了……两个人显得特别亲密!”
员工B:“……这不能吧,据我观察,封总明明圣眷正浓啊!而且最近才戴在手上的戒指肯定也是厉总给买的,都那么大个字母L刻在上面了!反正我不信你说的,封总那么有魅力,厉总和顾总之间不可能有什么,难道是应酬之类的?毕竟Medea跟我们公司经常合作……两个董事长一起吃吃饭商量一下工作也是有可能的! ”
员工A:“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封总那么有本事,肯定把厉总吃得死死的!哎呀,午休时间过了,得赶紧回去工作啦!”

2.
借着喝咖啡的动作,封景终于抬起头来正面打量眼前西装革履的俊美男人,傲然视线穿过袅袅升腾的热气骤然射向坐在对面的顾天成。放下咖啡杯的同时左手中指恰好转至顾天成眼皮子底下,那枚印刻着大写字母L的简约款对戒就这么闯进了眼帘。毫不突兀,在灯光的映射之下甚至还分外耀眼。封景唇角一勾,露出一个礼节性十足的微笑,那双妖冶动人的凤眸此刻却满含冷意,颇有笑里藏刀的意味。
“顾总,我是封景,久仰大名。”
敢从狐狸的爪子底下抢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3.
厉睿不喜欢过度关注云修的封景,更不喜欢这个叫做云修的小艺人,云修总是在封景和自己二人世界的时候出状况,这不是搞事是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破坏老板的好事,到底还想不想在ESE呆了?而眼下他必须得阻止因为云修海鲜过敏而紧张起来的封景,一甩手扔下手里的策划案,不待人反应直接长臂一伸把封景强拉进怀。一贯冷厉的声线音量骤升好几度,迫不及待向心爱之人展露独属于十八岁年轻人的浓浓委屈。
“不许去!”
封景挣扎无果索性放弃,他皱了皱眉头复又舒展开来,精致姣好的面容似笑非笑,语调慵懒低声调侃。
“怎么,云修可是你的摇钱树,若是他出了什么状况,花样延迟拍摄事小,ESE的经济损失可不小。厉睿,收收你的少年意气。因小失大不是你的风格,至少不是ESE董事长的风格。”
厉睿闻言顿时松手,虽然现在心理年龄只有十八岁,但是无论如何也得保持住一贯的作风。然后他猛地低头在封景的后颈处狠狠啄了一口。
“我已经做好了标记,你去接云修吧。”
那道红痕不仅明显,还格外暧昧,与封景手上的对戒相互配合,更容易让人想入非非。思及此处,封景怒了。
“……厉睿,你属狗的吗?”
始作俑者已经重新拿起了那份被遗忘的策划案,一面气定神闲地翻看,一面理直气壮地回敬。
“不,我属狼。”

【厉景】莫名其妙被偷走的二十年(摘要/友情提示)

开篇有话说:

该文为同人文,CP为厉睿X封景,微封景X云修/厉睿X顾天成,不逆不拆。私设比较严重,厉睿失忆警告,顾天成和云修都是情敌角色警告,主线剧情延续网剧和原著混合穿插着写。本人对于商战比较苦手,但是会尽力去尝试,致力于最大限度还原角色本身性格。不是渣攻贱受模式,情敌们也不是喜欢乱搞事情的主儿,尤其是顾天成,我会尽我所能地去保留他性格中骄傲的一面。大概就是一个十八岁の忠犬小狼狗总裁攻VS三十岁の傲娇女王艺人总监受的故事,有甜有虐,估计会是一个中长篇。如无意外绝对不坑,周更,有空的话可能两三天更一次,毕竟我是个准留学狗,很多事情要忙。


摘要:

“我仿佛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长到我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在那个逼真到宛如现实的梦境里,我有了属于自己的娱乐帝国,身边好像也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人。”


”父亲说厉家的孩子生下来就不该有情,感情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唯有利益才是我们该去追求的,与世无争的人注定无法生存下来。他对母亲也是如此,没有所谓的真情,唯有无尽的利用。可笑的是,他的命不长,给我留下的东西也算不上多,毕竟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他最看好的那个儿子。说没有野心是假的,可是在心里,我却不想变成他那样的人。感情和事业,孰轻孰重再清楚不过。这两者,我都要得到。我感激我的母亲,这个终其一生都在痛苦之中度过的女人。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给我带来了一个弟弟,小逍大概会是厉家唯一能够给我带来些许慰藉的人。”


“厉睿,我是封景,你的爱人。”


“厉晨回来了,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合作伙伴,我都必须要提醒你,小心提防。”


“这里有一份当年的股权转让书,现在交还给顾总,并以此来证明ESE想和Medea合作的诚意。”


“厉睿,你怎么最近跟厉逍一个样了?”


“经过我们的分析和病人做过的相关测试,我们发现……他失去了整整二十年的记忆,而这种突然失去多年记忆的病症暂时没有根治的方法,病人能否恢复记忆还是个未知数。”


“不就是失去记忆吗?忘记就忘记吧,我就喜欢现在的你。ESE的帝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自信了?”


“封景,我并不天真,我只是相信你。能否拿到最佳新人奖早已经不再重要,能否碾压谢颐成功复仇也已经不再重要,重生之路有你,我便再无遗憾。”


“ESE是我的东西,不管动用什么办法我都要拿回来!厉睿,你给我等着。”


“厉睿,我马上就要做换心手术了。这一次,我输得心服口服。因为到头来,我还是不及封景爱得深。我从不后悔爱上你,也不会后悔放弃你。毕竟两个商人,是永远不会走到一起的。”


“厉睿,我首先是你的爱人,其次才是ESE的艺人总监。”


“封景,我们结婚吧,去美国。”


“好。”